對,我捨不得它,又從拍賣上撤下來了。

而且剛剛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,心一橫,起來寫這篇文章。

==============

週六跟車友聊天,聊到換車的事,他說「我想要一台可以一直陪我的車,因為那代表著回憶,跟這台車一起去的每個地方,一起走過的記憶」。

這段話,勾起我心中的「結」,讓我想起了Anthem X陪著我的每一刻。

去年十月在水果人等人的推薦與建議下,從文藝復興店裡牽走,第一台「為了Off road而買下去的車」。

還有為了它而犧牲的Tamron 90/2.8、Nikon 70-300VR、Sigma 30/1.4、Grado SR-325i(天啊,我居然捨得賣掉這些...),它們對我的意義,都寄託在這台車上。

第一次的中埔山,原來,Off road是這樣子玩的啊。

之後再跟北台灣Off road來中埔山,卻在一米坡人車分離大發射。

不久後,還是在中埔山,在一個現在根本不當一回事的落差扣太多煞車噴出去,撞爛座墊。

桶後越嶺,那是個多麼印象深刻的記憶,第一次體會到「啊~~活著真好~~」。

後來裝上了卡踏,我是先off road使用SPD系統,才在on road也用SPD的。

中埔山再大發射,這次是掛在枕木段,肋骨挫傷。

第一次的紅瓦厝,牽車牽到爆,但我永遠記得一起牽車卻在終點前抽車巴掉我的車友。

陰雨綿綿的湖口裝甲兵基地,撿寶行XD

重回貓空,還是跟趙先生,騎到快累死(趴)

中福宮,拿2.35胎硬幹卵石坡與麥當勞坡,除了大陡下跟木板坡都過關的一次。

(以上這些是有印象的)

之後在中埔山的一再練功,包括7/30那次水溝前超大發射,多處挫傷養傷近一個月,光醫藥費就花了八、九千(還好有實支實付保險)。

然後,我換車了。Trance跟Faith的出現,幾乎改變了一切。

不同於XTC,即使換到第三台,XTC一直都是XTC,靈魂始終留在車上。

Anthem X並沒有被繼承,Faith不用說了,Trance也是完全不同的車,for XC Racing、直直的上管、優雅的幾何,這些特點並沒有繼續下去。

如果現在賣掉它,讓它離開我身邊,就是永遠的離開。

==================

再從另一個觀點來看,我最愛的女人,她最喜歡的車也是Anthem X,她出國前還交待「你什麼車都可以賣,就是不准賣掉Anthem!」(當然她事後表示,那祇是說說而已)

而讓她可以騎這台車,也是拜小一號車架所賜。雖然週一晚上聽到水果人那句「...沒想到你真的拿Anthem來騎XC...」,不免讓我當下很想拿卡鞋丟他,但他那「小一號」的建議,卻帶來了另外的效果。

(雖然後來我都讓她騎XTC(二代目),也是小一號的....賣掉了)

=================

甚至,看看我的人身部品,藍黑色的BELL Furio安全帽,藍色的O'neal element手套,藍黑配色的Nalini車衣,以及那雙不好穿而束之高閣的藍色Exustar卡鞋。

這些都是為了Anthem X而搭配的,對我來說,這曾經是我心目中的「如果祇能擁有一台車」的首選。

但現在一切都變了。

當我再次挑戰XC賽之後,我發現(現在)自己適合的是足夠的座艙空間、夠穩定的車架尺寸,M size的XTC。

而較難的騎乘路線,一樣是需要穩定的車架,以及更穩定的設定,那是Trance,一樣是M size。

需要小一個尺寸的車架的,是那我還無法進入的FR/DH世界,但,那也不是Anthem X可以辦到的了。

於是,這台車對我而言,定位在哪裡呢?

我不知道。

它應該是不適合我了,幸好現金壓力不會太大(還好BMC跟XTC二代目賣掉了),除了把吱來的東西盡可能賣掉,也許,拆賣Anthem X上面一些零件,也是讓這台車留在我身邊的方法吧。

留一台我不適合騎的車?給家人騎嗎?也好啦,與其再弄一台適合他們的車(閃光168,老爸172),這台s size的Anthem X不正是更恰當的車款嗎。

而且,或許也沒那麼不適合吧。至少,昨晚換上12cm龍頭後,用這種極端設定硬幹兩次半米落差,也是蠻爽的!(不習慣龍頭長度,重心轉移失敗,靠前叉行程硬幹,兩次都吃到快光,差點翻出去....)
創作者介紹

jsoccer分部

jsocc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