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個人在森林裡為了避雨躲入一個木屋,他看到桌上有三個箱子,箱子上面寫「箱子裡有寶物,但是你只能打開一個」。那個人開啟其中一個箱子,發現裡頭有很多金銀珠寶,他貪念一起就打開了另一個箱子,結果那個箱子裡頭跑出一個怪物把那個人給吃掉了。 ~(摘自「民明書房」)

我不是說過了嗎?人懷有夢想,就不會有什麼好事 ~(摘自「光速蒙面俠21」)



賽前規劃與花絮另外再談,這篇祇談比賽的部份,也就是那兩個多小時.....

[賽前]
第二次的紅瓦厝,對集合點還算清楚,有鑑於上次一起跑就衝去跟到太強的車手,結果進越野段前就爆心跳....這次打算緩著來,先保留體力,畢竟是可怕的20公里off road(主辦單位自稱「跑一個E區就抵得上50km的on road!」)。

也就是比照去年12月美利達盃時的攻略方針:「進爬坡段一個一個抓!」

通過清水宮前的爭先段刻意不往前衝,到爬坡段之後...去年覺得像一堵牆般的上坡,現在覺得祇是緩上,再加上因為位於整體中後段,反而一直被前面的人卡住....

進到越野段之後這狀況更慘,鋪裝路面還有空間可以鑽過去超車,越野路線窄得很,明明可以騎上去的坡,卻因為前面幾十個人在牽車,祇好跟著下來牽...

好不容易用扛車快跑跟適時的騎車,往前鑽到一個空隙,看到第一個「!!!」,不是很順利的通過....至少沒掉位置,再往前就開始跟一些不一樣的人爭位置了。

衝過橋下進到真正的A區,一開始就是爬坡段,在這邊當然又是抓掉了不少已經氣力放盡的車手。

下坡段大概有八成可以騎下去,有兩成還是膽怯放掉了...不過牽車快跑甚至直接「扛著車跳下落差」(反正下面很軟),也沒耽擱到太多時間。

偶爾在下坡段因為牽車被超過,很快就可以在上坡段抓回來。

整整一座山頭,漫長的A區結束,進到B區,一開始的爬坡「天堂路」就是我爭先的地方了啊!

在這種爬坡段,祇有我超別人,沒有別人超我!

不過,其實這是因為...比我快的人都已經出B區了啦...進出B區都要經過同一座橋,我通過時跟同隊車友錯身而過...他後來上頒獎台,前五名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B區昨天跑了兩次,熟悉度夠,知道哪些關卡是沒辦法克服的,一到那邊就脫卡扛車快跑,動作順暢的話根本不用擔心失掉位置。

一般下坡就穩穩地騎著,上坡就展開追擊,維持這樣的步調進到C區。

C區一進去就是「!!!」等級的中等距離下切,這段如果要牽車就太花時間了,發揮在虎頭山練習的成果,順順的騎下去。

接下來幾個短下切都還算熟悉(有試跑有保佑),車頭一推重心一移就過關,保持著自己的節奏,偶爾看到體力下滑的車友就超過去,徹底執行著「保留體力,後來居上」的基本戰略。

到D區時體力有些下滑,開始感覺到控車有些不穩,不過也跟上另一組「集團」,當然包括上坡被擋到........也好,趁著牽車把兩個水壺交換位置,也調一下呼吸,然後把這組人一個一個抓掉,準備進入最後一區了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進到E區,眼前突然出現熟悉的背影,這個車友是去年中福宮前十名完賽的...我居然追到他了!?

一下子心中突然出現了貪念「如果我連他都抓掉,也許有機會上頒獎台?」

剎那間,什麼穩穩跑完求完賽的想法都消失了,腦中浮現著美好的畫面....

然後就摔了。

上坡的右轉U形彎,不算太難,可能是因為有點急,過彎時重心移動不紮實,又是沙地,後輪甩出去。

不嚴重,人馬上脫卡著地穩住,車子則是右側撞擊地面...很快地扶起車,上卡繼續前進,除了已經看不到前方車友的背影外,赫然發現,龍頭方向歪了....

趕緊下車牽到路面重鎖,剛剛在D區抓掉的幾位車友則追了上來,看到我在修車還關心了一下,並叫我趕快跟上。

掉了四個位置,我很快處理好龍頭,跟上去...然而,這是慘劇的開始,不是結束。

橫切過水泥路,進到另一個陡坡段,工作人員在旁邊喊著「注意這邊容易抽筋啊!」

我很快的切換到輕檔,準備直接一鼓作氣騎上去.....

「咖啦啦啦啦~~~~~~~~~~~~~~~~」

掉鏈!(個人推測大概是剛剛摔車有撞到後變)

急忙著下車打算排除....糟糕,不是大盤掉鏈,而是飛輪那邊往內側掉鏈,鏈條卡在飛輪與輪輻之間拔不出來...

後輪也拆不下來,敲敲打打也無濟於事,弄了好幾分鐘,我已經問工作人員「我要棄權了,哪邊可以回到起跑點?」

該說幸好他們沒有準備這種狀況嗎?工作人員祇跟我說延著水泥路往上走可以到下山的路,但沒有很明顯地告知要怎麼確實地DNF。

我就多試了幾下,耶嘿,鏈條有鬆掉的跡象,再努力了一會兒,總算把鏈條扯了出來,不過後變吊耳也歪了...

輪子裝上車,試了一下,多半檔位已經會有跳齒的狀況,剩2、3個檔位比較能用,先這樣騎吧。

耗掉了五到十分鐘吧,更不知道失去了十幾二十個位置,再加上車況不佳,能騎多少算多少了.....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不,這不是悲劇的結束,真正的慘事還沒發生。

到E區一處「!!!」的陡下切,我昨天試跑順利騎下去時才說「這哪有難到三個驚嘆號啊?」,結果今天不知道是注意力不集中還是體力下滑,下切時前煞多扣了點,車子往前翻了出去....

本來這種祇要跳車就可以沒事,結果我跳車時沒有很流暢,少了順勢前滾的動作,而是想往前跑幾步把衝力化解掉,但落地時腳剛好卡在樹枝上...

「啪」

動也沒動,整個人從兩米高躍下的力道全部由右腳踝外側承受。
當下我就知道糟了,輕則挫傷,重則骨折。

把車扶起來,腳開始慢慢沒有感覺,沒辦法,繼續前進吧。

後變剩兩個檔位可以使用,換檔幾乎祇能靠前變,也就是剩下3*2=6速可供切換。
腳沒辦法使勁踩踏,遇到陡坡根本沒辦法攻上去,而且下坡時也很難施力壓住踏板,還好用的是SPD卡踏,不然腳不能用力的狀況下恐怕連下坡都有問題。

再往前,E區剩最後一部份了,失去武器也失去體力的我,又在這邊摔了第三次車.....

這次很順勢的往前滾了出去,但這一摔幾乎失去鬥志,坐在地上起不來。

工作人員趕忙過來看我有沒有問題,還替我打氣「你還在前段班啊!加油!剩一點了,趕快騎完!」、「終結者還在B區,你要等到終結者來嗎?」

但馬上又有一個人在我剛剛摔出去的地方前空翻.....工作人員看他好像比較嚴重,就丟下我去照顧那位車友了。

這時同隊與認識車友分別經過,都很關心我的狀況,我揮揮手說沒事請他們繼續走,不要因為我而拖累了成績。

「要放棄嗎?」

「現在放棄,比賽就結束了」

「都到這裡了,我不想要留下遺憾」

心中一陣天人交戰,決定繼續把比賽完成。

扶起XTC,一陣鼻酸,今天真是辛苦它了,害它摔了這麼多下。

「走吧,陪著我一起通過終點!」

還好E區剩下的下坡不少,即使狀況不佳,也勉強可以下得去,腳已經沒感覺了,祇有在用力踩踏時傳來的疼痛,告訴著我這不是一場惡夢。

終於,看到「MTB 終點 →」的字樣,離開E區了!要迎向最後的「成功大道」!

或許是腎上腺素吧,疼痛與疲勞突然消失了,在最後的柏油路衝刺,掛上大盤,把眼前看到的每一台車超過去。

包括剛剛關心我的同隊車友,還是選在攝影師前面超車..(不要恨我啊~~~)

最後衝線時不忘鼓起最後的力量抽車通過終點!

到車友休息點旁邊,直接把車一丟,人往後就倒,仰天躺在台南的烈日下,結束了!
(特地從台北搭車來台南加油的車友,不忘拿起相機拍下我呈大字型躺平的囧樣...)

==================

後記:
趁著去醫務組拿冰塊冰敷,看了成績,2小時9分,沒有達到我原先預計的「兩小時內」的目標。

名次沒看也不想看...頒獎台門檻是1小時40~50分,我還遠著呢。

右腳傷勢給骨科檢查後,X光顯示骨頭沒有異常,要復健休養一段時間。

下一個越野賽事是五月的桃園虎頭山。

不過有這次經驗,我也許1~2個月就會用週末開車來南部吧,紅瓦厝真的太棒了。

而且也想去高雄柴山、半屏山、雞母山騎越野路線,畢竟,越野騎乘的感覺實在是極樂啊~~~

而這次更是徹底的學到教訓了,不要得意忘形,不要貪心。那剎那間的美夢,換來的是夢碎的無盡痛苦。

以上,是為戰記。

PS.
隊上車友拿下分組第四,非常棒,司儀有唸出我們車隊名字,更是超爽~~~

身為sponsor的快感啊~~~
創作者介紹

jsoccer分部

jsocc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