塞外篇的拖戲真的是大敗筆....

(基本可分為數篇,我是這樣分的:
初出茅廬、關中尋寶、塞外、洛陽守禦戰、玄武門之變)

不是說不能寫,而是「為什麼要把寇徐二人一起用掉」...
也祇好讓風濕寒出來,卻又鬼隱一大段時間最後突然出現當救兵

龍泉那段,固然是成全了陵少跟師仙子(唯一一段她不是寇仲對頭)
這段保留沒關係,但在這時候仲少的意義究竟是....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大唐雙龍傳過了初期之後,很大一個重點就是雙主角的雙線,時而分時而合,
這是拜他們武功有小成之賜,不用靠前期一直靠真氣交換硬撐,可以獨自作戰,
塞外篇卻讓他們不得不合,卻又不盡情理(祇好一直講「八萬張羊皮很貴重」)。

讓少帥蜻蜓點水般帶過(學會人馬一體與弓術就可以閃了,甚至不學),
回彭梁統領他的少帥國,把塞外交給陵少的個人秀,也許還比較有看頭。

當然這樣就祇好讓風濕寒繼續鬼隱了,或者,要讓他當新雙龍也不是不行.....
那次跟畢玄打完的偷天換日大法剛好可以當個契機,讓他跟子陵可以玩交流。

不過這樣會很難寫,尤其是寫一半轉換主角太難,
黃易沒有金庸可以寫好天龍八部(三主角+游坦之)的威能。

三條路:
A) 陵少塞外飄泊篇─早有伏筆,少帥國也跟陵少無關
B) 新雙龍偷天換日篇─都可以換日了,換主角也是合理的
C) 仲少大漠東北旅遊篇─....你的少帥國咧?後面時間趕得要死還不是自找的

作者捨A、B不用,選了C,卻在塞外篇之後的洛陽篇一直有時間壓力.....

當時祇要多佔幾個城,或是跟竇建德聯手,施壓虎牢一線,不就可以撐到宋缺來了嗎?
結果是在塞外閒晃,浪費時間,就為了那「八萬張羊皮」...(這錢是有給到少帥國喔)
而且就算真的要追羊皮,交給子陵不就好了嗎。

明明一直放的重點就是「必須讓洛陽不失守,讓李閥無法東進,以撐過這個冬天」,
結果卻去大漠閒晃半年多,這他X的是什麼少帥..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此外,在角色部份,侯希白在後半段變成小卒,風濕寒前期冷酷到後期個性全失,
都是因為作者功力不夠卻又對角色太有愛才造成的。

既不敢讓既定的兩位主角(暫時)離開江湖,又要兼顧到其他角色,
於是塞外篇就變成了少帥的八萬張羊皮逃避之旅...

又為了不讓少帥太寂寞(致致在遙遠的南方啊),祇好硬是加進秀芳大家的劇情...
整個就把秀芳大家弄成莫名其妙角色(烈暇後面那麼奸,這時怎麼不吃之?)

特別是少帥已經是少帥,他自己的國是建好了喲.....
捲入別人的建國風暴真的是太ooxx,這邊留給陵少的話,事情可以簡單很多。

不用搞那麼大的計中計又有計,戰區可以縮小,人數可以減少。
重點還是擺在「殺邪王」、「師仙子」,也就是完整的徐子陵線,
故事一樣可以很動人,也一樣可以帶出大明尊教跟小鶴兒他哥(這伏筆伏很久)。
偏偏加進了「追羊皮」、「立國」、「國際糾紛」,反而超出黃易所能控制的範圍了。

塞外篇的動人是種嘗試,但寇仲的過度投入造成嚴重拖戲,才是最大的敗筆。
(因為少帥已經是少帥,祇好把場面搞到超級大...沒看深末恒、伏難陀都他宰的)

另外,五采石這個設定也是一整個囧到爆表,最後回中原收尾收的也很扯....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那,少帥如果不去塞外,他可以做什麼?
攻城掠地撐住少帥國不要一壓就垮啊啊啊~~~

甚至在這邊加重他「每天忙於國事」的印象,更可以在子陵回來後聽他講述經歷,
而得出「有為者亦若是」的想法,更想要從少帥國裡面抽身。

順便突顯出少帥軍有幾個人其實不想打仗,到時候要抽身就由他們來發動。

而不是到55集突然就「兒郎們,我們改支持李閥!」(啊幹!之前打生打死是為了個鵰)

畢竟祇要當官,皇帝是誰,那可是差很多的......
少帥當皇帝,最初的十將一定是大將軍級待遇(活得到的話),
但李閥當皇帝的再英明神武,天策府必將永遠壓在少帥國各將領之上。

這不是一句什麼盡棄前嫌、攜手合作可以解決的。
這還是不提洛陽浴血戰裡面死了多少自家兄弟,豈能說合作就合作,
絕對不是英明神武李世民就可以解決的,他死了之後呢?他兒子會不會屠戮功臣?
(張繡表示:.....)

黃易的強度在這邊就完全崩潰了。

他對歷史、政治跟軍事的程度有限,偏偏寫到這一段,少帥國+宋家軍快快樂樂讓出江山
連「厭戰」的厭字都沒開始寫,到底是在讓什麼....

有人或許說「他們可以退到南方宋家,即使楊堅楊廣也攻不下的嶺南啊」,
但這又跟裡面設定相衝「少帥國有不少是彭梁人士,他們不可能離開自己的家鄉」,
而「彭梁無險可守」這點又一直梗在那,他們需要天險,需要城池。

但哪個白痴會把虎牢以東直至大海給他們?那等於運河全失耶,比南北分治還慘。

簡言之,黃易不懂「騎虎難下」四個字怎麼寫,
當已經形成一股巨大軍事力量時,除非各地割據,否則絕無可倖,
沒有任何一個統合的更大軍事力量,會允許一股可能威脅他的力量存在的。

就算「明君」可以允許,但「明君的兒子」呢?
這就是皇帝制度永遠無法避免的問題,也才是「騎虎難下」的真諦。

宋代搞了杯酒釋兵權、中央集權等一堆方式,才好不容易維持住,
當時的隋末唐初可沒這本錢啊啊啊~~~~~~~~~

結果搞了個大團圓結局,姓寇的乖乖躲到嶺南去,他的少帥國呢?彭梁人士呢?

「李世民英民神武,必定會好好對待天下百姓」
抱歉喔,結局再十五年他老兄就掛了,掛之前還有過奪嫡風波呢。
創作者介紹

jsoccer分部

jsocc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